91游戏 · 漫画小说

暴君的守护:独宠医妃

暴君的守护:独宠医妃

《暴君的守护:独宠医妃》

作者:幻尘小魅

主角:施颜,慕容翼

小说简介:

她是将军遗孤,医术精湛。他是平南王爷。只懂吃喝玩乐。一道圣旨将两个人的命运栓在一起。新婚之夜,未见落红。她结巴道:“许是上次重伤跌倒所致,我是清白的。”他一步步逼近:“我们睡都睡了,你还敢说你是清白的?”“哎!说归说,你拿刀子过来干什么?”“放血。”他捋起衣袖,往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刀,殷红的鲜血滴滴嗒嗒落到洁白的床单上:“宫里的嬷嬷精的很,用假血恐怕瞒不过,只能用真的。” 

第8章小说试读:

当我吃饱睡足后再次踏进医帐内时,就被满账的人员吓了一跳,更要命的是他们都朝我围了过来,看这情形今晚又得熬夜。

望了望阎大夫那边,却是患者寥寥,他的徒弟们都显得彼为悠闲。

继续低头诊病,突听得一道苍老的声音:“站住,你的病就要好了,过来再让老夫诊治。”

抬头见阎友闻正喝住一位要往我这边走的人,眼里满是无奈和疲惫之态。

他身边已一个病患都没有了。

我站起来走到阎大夫面前,对他施了个礼:“阎大夫医仁心仁术,小女子很是敬佩。因先师确曾治愈此症,望阎大夫断症之时考虑痢疾,以保众人安康。”

阎友闻咳了一声,张开那双下垂的眼睛瞪了我一眼:“老朽不要你教!”

我讪讪道:“不敢!都是想为患病的将士们尽绵薄之力而已。”

回桌坐下,想了想,哄了一半病患过去阎友闻那边诊治,阎友闻讶然地看了我一眼,低头认真地诊治病患。

不是我不想看这个固执的老头吃瘪,实是这么多人忙不过来,而且我身上伤病还没痊愈,实在吃不消。

那阎大夫虽然古板守旧,却不是个不通人情的,见我让他一些病患,他便派了个徒弟过来帮我配药煎药,让我轻松了不少。

我们从午后一直忙碌到第二天傍晚,饿时在账内随便吃点东西,累了倦在地铺上打个盹,账内的病患已寥寥无几,只留下几个重症已转轻的。

这一天半之中,我们没有计较哪位是谁曾医治过的病人,甚至还凑在一起讨论某一个特殊的病患。

明天就要回国了,我们想让这些人都健健康康的回到自己的家乡。

在给药帐病情已转轻的病患复查了一遍后,阎友闻突地离开桌子,走到我面前施了个礼:“幸得姑娘确诊,才让营中将士之疾得以及时医治,老朽为之前轻视施姑娘与姑娘师傅之心深感抱歉。为曾言姑娘师傅乃庸医之说深感惭愧,老朽输了。”

我还礼道:“医者父母心,输赢不必计较。阎大夫医术精湛,仁心仁术,实为我辈楷模。”

阎友闻惭愧道:“不知姑娘先师是何方高人?竟大胆诊断这表面极像肠炎的症状为痢疾?

“先师在世时名不经传,此症当初他只是碰巧,未想却误打误撞对了。”我那师傅脾气古怪之极,虽然名动江湖,却从不允许我们随便提他的名号,就算现已作古,也不敢随便拿他的名号张扬。

怕随随便便说了他的名字,让他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找我算账。

阋友闻道:“老朽愿赌服输。”

他突地“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本人阎友闻,请施姑娘收下老朽从前曾出言轻侮姑娘之师的歉意。”

我连忙扶起他:“阎大夫快快请起,小女子代先师收下阎大夫的歉意,可别再折煞我了!”

阎友闻直起身子抚着胡子哈哈一笑,我也跟着乐了起来。

走出药账,见到将士们三三两两交头接耳,一个个难掩归家的喜悦。

我也很喜悦,就要回去了,要回到三个多月来魂牵梦萦的地方。爹、娘、冤死的将士随从们,你们也要踏上归家的路,你们的骨灰将安葬于自己的故乡,你们泉下有知一定也非常喜悦。

远远地看到一个人自慕容翼的账中走出,他身材高大魁梧,脸色沉着,虽貌不惊人,身上却有一种不容忽视的力量,大步所到之处人们纷纷注目,并自行让出一条路。

他不就是慕容翼那位三哥的暗卫萧显佑?他又是为了那个到处游玩的三皇子来找慕容翼帮忙的吗?看来他这个暗卫当得并不轻松。

见他行至身边,我对他笑了笑:“萧护卫,你们的三皇子找到了吗?”

萧显佑在我面前站住,双手抱拳施了个礼:“已然找到。”

我此刻心情舒畅,见他找到了自己的主子心情更加舒畅,拍手笑道,“真好,我们明天可以一起回国了”

他却对我摇了摇头:”我们不与你们一起走。”

我惊讶道:”为什么不与我们一起走?”

萧显佑坚毅的脸上突地变得有些怪异,他垂下眼睑,不紧不慢地答:”主子他想再玩几天。”

我暗暗叹惜,跟了一个既贪玩,又喜欢玩失踪的主子,着实受累,他跟的怎么不是慕容翼?

萧显佑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再次双手抱拳施礼:“敢问施姑娘,可认识容欢颜?“

我愣了愣,不知所指地问:“容欢颜是位女子吗?“

见到萧显佑点头,我乐了:“她虽然与我都有个颜字,可我真不认识姓容名欢颜的人。”

萧显佑沉重地点了点头。

我好奇地问:“你怎么会以为我认识那位叫容欢颜的女子?”

萧显佑沉静的面容上显出一些失望,又定定地看了我好一会,才低叹了一声:“施姑娘与容欢颜姑娘相貌相近,是以有此一问。”

“与我相貌相似啊!那可真巧了,有机会定结识结识。”我更乐,看他的样子与那位女子关系匪浅。

萧显佑礼貌地对我道:“请恕在下唐突,姑娘保重。告辞!”说完大步走开。

这人走路带风,对人有礼之余带着一股不卑不亢的气度,可惜跟了一个很会胡来的主子。

回国之时,弩王亲自送行,两万人马的队伍整齐地排在弯曲的大道上,声势浩浩荡荡。我坐的马车被安排在回程队伍的中间,受到了最大的保护。

因治愈了一些人,将士们对我态度很好,常常有人将树上摘来的野果、临行前买的蜜饯与路上采的小花往我马车里塞,使这一路颠簸的行程添了许多乐趣。

十天后我们踏进了大燕北疆,再行四天方到达燕京。

我虽是燕国人,却是第一次进燕京。雄伟的亭台楼阁,紧密的层楼叠榭,优美的小桥流水,皆比从前见过更多更美。街上行人马车虽攘攘熙熙,却井然有序各行各道,比弩京繁华了何止数倍?

点击收起
  • 暴君的守护:独宠医妃
未完待续
方法2:打开微信搜索【玄仙书屋】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微信公众号内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全文哦!

相关内容

相关下载

点击加载更多......
取消
下载此应用的人还喜欢
应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