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游戏 · 小说漫画

器灵百炼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器灵百炼秋风清txt百度云下载

2017-02-14 10:45:57 作者:朱剑秋

器灵百炼
器灵百炼

漫画小说 | 19MB | v1.3

下载

器灵百炼是作者秋风清所写的小说,本站提供器灵百炼全文阅读以及器灵百炼全本TXT下载。91手游网小编为您提供最全面的器灵百炼无弹窗全文阅读,如果您喜欢器灵百炼这本小说,请第一时间联系91游戏网,我们将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更多器灵百炼相关小说。

器灵:百炼

注:为了保护小说版权,小编为大家提供小说阅读app下载,下载app后搜索小说名即可在线阅读。(支持txt下载)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化作诸般兵器的美少女啊!请听从我的召唤! 奇异兵器化身美少女器灵与一群热血都市少年缔结血脉和灵魂之约,共同踏上探索未知的旅途,感受东方幻想世界的古老和神秘。

器灵百炼精彩章节

平成二十八年的春季寂寞清冷,汪诗贝凝视京都国立博物馆阴郁的青铜屋顶,长长地吸口气,鼓起脸颊。

雄伟的门廊下,红砖白柱之间,张贴着数幅装帧精美的海报:

跨越两千年光阴,渡海而来的中国珍宝。

始皇帝礼器,传说的阿旁宫之全景再现。

——中国秦汉珠玉展。

另有一幅海报孤零零地贴在侧边:

国宝刀剑展。

“借过。”一个平静的声音将女孩的思路拉回现实。汪诗贝匆忙回头,不好意思地笑笑,让开道路,却情不自禁地呆了一呆。

哇哦。汪诗贝在心里小声说。刚过去的这个大叔好帅!

帅大叔戴一顶深黑的呢子礼帽,帽檐低低地压在眼眉上,鬓角微霜;穿一身同样是深黑色的精致、笔挺的西装,里面是一件很薄的铁灰色羊毛衫,露出一尘不染的白的衬衫领子。他中等身段,并不算高,但四肢修长匀称,举手投足,从容不迫。

他简直像是从某个特别正式的访谈节目里走出来的那种人物:学富五车,气质拔俗;而且一定超级有名,那些家庭妇女见了一定会尖声惊叫。

就是眼神好像有点儿冷,生人勿近似的。等等,奇怪,我好像没看清楚他的脸?他长什么样子来着?汪诗贝皱了皱小巧玲珑的鼻子,琢磨着。

不过,反正就是比苏夜帅多了,哈!

汪诗贝盯着帅大叔的背影,这时才发现,居然还有两个穿黑色西服,戴墨镜的家伙跟在身后。好像是跟班或者保镖——反正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

看展览还带小弟啊?汪诗贝带着迷惑,走进博物馆。

博物馆里人人海。但这些人大都和“国宝刀剑展”无关。汪诗贝才是专程为此来的。她还记得临来日本前,苏夜曾这样拜托:

“你一定替我看一眼,多拍几张照片。要不是赶上这次联展的机会,谁知道小日本下次什么时候才把‘童子切安纲’拿出来见人?”

但到了日本,汪诗贝才发现那个什么刀剑展简直弱爆了。京都博物馆同期还有个“中国秦汉珠玉展”,从两个月前就开始宣传造势,甚至破天荒地在电视台打起了广告,堆砌出来各式各样的华丽辞藻——就连汪诗贝也在旅馆里瞥见过几乎要凸出屏幕来的四个大字:

“一期一会”。

一生只有一次的缘分啊……汪诗贝怦然心动了。她仔细查了资料,才知道究竟是什么引起了轰动。

秦汉珠玉展的“目玉”——也就是“眼珠子似的中心展品”——是一对玉璧。刚从洛阳出土不久。

这对儿玉璧直径超过五十厘米,厚度接近六厘米,从形制上说,已是现存同类古物中“独一无二”的一对。而据专家判断,其传奇色彩在于:

玉璧出自秦代高手匠人,其上勾勒了“天下第一宫”阿房宫的实景俯瞰图!

无论是其“三面有、南面无墙”的规制,还是与历代古籍的记载对比,俱都一一呼应;尤令人拍案称奇的是:玉璧上的图案竟与当代残存的宫殿基址对得上号,比例不差分毫!

这就太珍贵了。珍贵到全世界掀起了一个关注中国古物的小高潮,各大博物馆、研究机构、学会等等,排着队提出交流展览的请求——

现在轮到了日本。

想着这些事,汪诗贝向里面走去。“国宝刀剑展”在东侧的小展厅,与正厅相比,略显冷落。她微一犹豫,迈入正厅。

虽然在电视、网络上仔细端详过好几次,汪诗贝还是想亲眼看到那对玉璧的实物。至于那什么“天下五剑”之“童子切安纲”……给本姑娘等等吧!

走过一段宽阔的过道,汪诗贝抬眼看到大厅中人群集最多的位置:没错,就是那里。

她向前凑了几步,突然又站住了。汪诗贝看到刚才那个帅大叔也在朝那边走。她特地看了一眼——

他长什么样子来着?

汪诗贝盯着那个人,感到一阵眩晕。她发现自己依旧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只觉得是个大叔,很帅,很……

这些信息仿佛是通过文字的形式直接印入脑海中。至于眼睛,此刻罢工了。

她赶忙挪开视线。一面硕大的木刻说明板立在展台一侧,上面刻着翻译成日文的《阿房宫赋》。漂亮的明朝体。

没问题。不是眼睛的问题,那是——

一声尖利的惊叫!

汪诗贝的脑袋嗡嗡作响。这声音不是自己发出的,但她确实想这样做。此刻,她脚下一空,地板突然变成了陷阱,整个人在不断下坠、下坠、下坠……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从眩晕中清醒过来。眼前,平滑如镜的釉面地砖扑面而来,汪诗贝能看到自己的倒影——转瞬之间,影子陡然放大!

我摔倒了!

“呀——”汪诗贝放声惊叫。

声音戛然而止。恐惧被另外一种东西驱散。汪诗贝并没有在地面上跌个头破血流。她只觉得一切都软绵绵浑不受力,身体失去了控制。

地砖距离面庞依旧那么近,她横在半空中,悬浮着。

“啊——”

汪诗贝发出更大叫声。驱走恐惧的只能是更大的恐惧。她声嘶力竭,似乎一辈子的力气都在这瞬间消耗了。几秒钟后,她渐渐停了下来。

耳边传来更多的尖叫。

汪诗贝用力扭头。她看到了一切。

京都国立博物馆高耸如城堡,展出“阿房玉璧”的是它最大的展厅,足以容纳上千人。事实上,确实有这么多人。

整个儿大厅的人都在悬浮。所有人都一模一样,就像用很短的绳子拴住的氢气球。

距离汪诗贝最近的地方,是搂抱在一起一家三口。丈夫满脸惊惶,大声嚷嚷着什么;妻子特别胖,紧闭双眼,只知道扯着嗓子喊—。反倒是那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虽然动弹不得,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却兴奋的放出了光——或许认为自己找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小家伙有点儿像小时候的苏夜?汪诗贝努力用这个方法分散自己恐惧,并想象着苏夜会怎样做:

在这种状况下,如果是苏夜,他会怎么做?

他肯定会说:“好了,先定义一下‘这种状况’是个什么状况?然后,再在这种状况下,提出相应的对策。”而且肯定会说得一板一眼,气定神闲,就好像事不关己一样……

苏夜你这个混蛋!我做不到好不好!

汪诗贝感到自己的眼泪涌了出来。在模糊的视线里,他看到帅大叔正一步步向前走去,走到“阿房玉璧”跟前。

等等,他在走?

汪诗贝睁大眼睛。她呆呆的看着那个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家伙,那个唯一不受影响的,像出席晚宴一样步履轻松的男子。

他到底是谁?他要干什么?这一切,和他——

那个男人站在“阿房玉璧”跟前。他站了很久很久,整个大厅、上千人都用奇形怪状的姿态陪在那里,好像舞台上的点缀。

汪诗贝听到对方喃喃的说着什么。声音并不小,但听不清,听不懂。依稀是汉语?但为什么听不明白?

突然,那个男人向着“阿房玉璧”伸出了手。

他是要——

突然,一道强烈的闪光刺痛了汪诗贝的眼睛。隐约间,她看到雷霆一般的光柱,从大厅另一头射出来,直奔那个男人的后背!

那个男人回过头,只是淡淡的看着。

叮!

一道光芒横生,截住了闪光。是之前那两个戴墨镜的保镖,他们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挡在了男子身前。每人手中,都持着一把明晃晃的古剑。

那道闪光也露出了模样。竟是一柄半长的柳叶飞刀。刀身呈亮银色,似有月光在缓缓流动。它飘飘悠悠,仿佛有根看不见的线在牵引似的,向后方落去。

一只手接住了它。

汪诗贝把头扭到极限,只能看到那只手。白皙,修长,稳定而有力。慢慢的,手的主人走进她的视野。

那是一个年轻人,但眼神透着沧桑。白色西服,白色衬衫,白色长裤……这种搭配汪诗贝一辈子也没见过,但穿在对方身上却毫不违和,反而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

年轻人把飞刀在手中旋转一下,然后变戏法一般消失了。再一晃,指缝里出现四把锋利的小刀片。

手术刀?

汪诗贝有些发愣,这人是个医生?

“离开吧,不要让我动手。”年轻人淡淡的说。

“林晨玉?”那两个戴墨镜的男子盯着年轻人,目光中充满了谨慎。年轻人——林晨玉皱了皱眉,手腕一抖。

刷!

四道光芒飞射出去,快得如同子弹。但一名墨镜男子长剑一卷,淡青色的光芒如莲花般开放,四柄手术刀顿时化作齑粉。

林晨玉微微惊讶。他盯着那两把剑——长短相同,形制相似。只是一柄清光蔼蔼,另一柄却如紫电缭绕。

倚天、青釭?”林晨玉的声音带着钦佩的味道,“不容易,曹孟德的兵刃终于还是让你们得手了。”

那两个男子摘掉了墨镜。露出几乎相似的面孔。这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大约三十多岁,眼睛狭长,透着冷漠。他们微微鞠躬:“见过林会长。”

林会长?被迫旁观的汪诗贝糊涂了。有一种从动作片突然跳到都市片的违和感。什么会长?株式会社?

“你们姓曹?”林晨玉问。

“赵。”其中一个人回答。

“对,赵氏——”林晨玉突然笑了,“我知道你们。”

两兄弟都没说话。隔了片刻,分别说道:“赵惊魏、赵吞吴,领教林会长高招!”话音未落,持着倚天剑的赵惊魏一步跃出,挥剑斩向林晨玉!

两人明明隔得很远。在汪诗贝看来,得有十几米。所以这个挥剑动作显得有些可笑。但赵大挥剑的同时,低喝一声:“斩空!”

陡然,一道紫色电光从剑刃上激射而出。它依稀是一柄长剑的模样,几乎在出现的同时,就狠狠斩在林晨玉的身上!

光芒大作!

汪诗贝张大嘴巴。难不成,这个出场拉风到极点的林会长……就这么完蛋了?她不愿意相信,却又实在想不出,究竟谁能躲过这近乎光速的攻击。

光芒散去,原地空无一人。

坚硬的地面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像是被刀切过的豆腐

赵惊魏愣了一下。陡然,他身后泛起一圈白光,林晨玉显出身形,一掌击向赵惊魏的脖颈!

“小心!”

赵吞吴叫了一声,同时上前一步,青釭剑猛刺林晨玉的后心。林晨玉身上白光一闪,再次从原地消失。

赵氏兄弟背靠背,紧张的看着四周。

突然,一柄飞刀似乎从虚空中穿出,狠狠刺向赵吞吴的咽喉。赵吞吴抵挡不及,低喝一声:“莲花!”

青釭剑发出嗡的一声,一朵朵青色光焰升腾起来,形成一朵巨大的莲花。飞刀撞在青光形成的花瓣上,被生生抵在了半空。

“不错。”林晨玉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他静静的站着,洁白的西服没有粘上半点灰尘。“青釭善守,倚天善攻,古人之言诚不我欺。”

说到这里,他嘴角微微勾起,似乎带着不屑。

“出来吧!雪月!”他低喝。

那柄被青光挡住的飞刀突然泛出月华一样的光彩,它扭动、伸展、变化……就像造麻吕劈开竹筒,从里面诞生了辉夜姬一般——飞刀竟变成了一个穿着玄色紧身皮衣的短发少女!

少女单足点地,右手陡然伸出,一把抓住了青釭剑!

“一边去!”她大喝。

赵吞吴只觉得手腕一痛,青釭剑脱手飞出!青釭剑带着一溜青光,向远处的墙壁插过去!少女对着赤手空拳的赵吞吴一笑,一掌劈向他的头颅。白皙的手掌泛着银光,带着几分然。

“退后!”

赵惊魏吼了一声,一把拉过赵吞吴,同时挥剑横扫。白衣少女软弱无骨,腰肢诡异的扭曲,一道紫电擦身而过。她一掌击向赵惊魏的手腕!

赵惊魏松手,倚天剑跌落。突然,随着一阵紫光闪烁,古剑化作一名身披紫衣的冷傲少女,挥拳向白衣少女当胸击去!

白衣少女一把抓住她的拳头。紫色电芒从指缝中流窜出来,滋滋作响。白衣少女皱了皱眉,蓦地回头——

被击飞的青釭也化作了一名青衣少女。她足尖在墙壁上一点,借力反冲回来。她一拳击向白衣少女的后背,朵朵青莲在手中绽放!

“啧——”白衣少女撇了撇嘴。

陡然,她身上白光一闪,凭空消失。失去目标的青衣少女和紫衣少女双掌一抵,稳住身形。她们将赵氏兄弟挡在身后。

林晨玉身前,白衣少女现出身形,微笑地看着对面

“初次见面,我是太虚雪月。”她说。

“夏侯舜华。”“夏侯桃夭。”两名少女微微颔首。但很显然,她们有点儿紧张。太虚雪月——这个敌人过于威名赫赫。

汪诗贝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这个世界怎么了?兵器变成了少女,少女变成了兵器……来来回回的变化冲击着她的大脑,搅成了一团浆糊

所有人都差不多。唯一没受影响的,就是那名帅大叔。最初,他一直看着林晨玉和赵氏兄弟相斗,但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他伸出手,将玉璧握住。

“放下!”

林晨玉大喝一声。伸手按住太虚雪月的后背。白衣少女如流水一般,收拢在林晨玉手中,重新化作飞刀。

白光一闪,林晨玉穿梭了空间,直接出现在那个帅大叔面前。他伸手去夺玉璧,却失去了对方的踪迹。

“什么?”林晨玉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那名帅大叔出现在十几米外,把玩着玉璧,慢悠悠朝前走着。林晨玉面色凝重起来,他正打算再追,却感到一股庞大的力量从背后升起。

林晨玉回过头。

不知何时,夏侯舜华和夏侯桃夭重新化作倚天、青釭二剑,分别握在赵氏兄弟手中。从剑柄处,盘绕横杂的金属丝线蔓延到他们身上,仿佛穿了一件单独的臂甲。两把剑贴在一起,青光与紫电相互跳跃,发出嗡嗡的共鸣声。

“罕见的合击术,契合度百分之百!小心了!”

林晨玉手中的飞刀微微震动,通过心电感应向主人传递着危险信号。林晨玉凝视着,那两把剑之间,正在迅速生成的青光紫电。它就像一个无限坍塌的奇点,恐怖的力量正在不断压缩,压缩,压缩……

如果是平时,这种招数对于能任意穿梭空间的林晨玉毫无意义。但现在……林晨玉余光一扫,看到身后满屋子的游客。

该死——林晨玉深吸一口气。

汪诗贝几乎要哭了。

尽管她不明白那团青光紫电意味着什么,但来自血脉深处的本能告诉她,那到底有多么危险。

我要死了吗?她呆呆的想。就算苏夜在这里也没办法吧?谁能救救我……

仿佛心灵感应似的,林晨玉偏过头看了这边一眼。陡然,一股无形的力量拂过,所有人都感觉身上一轻,然后噼里啪啦的掉在地面上。

“快走!”林晨玉大喝。

汪诗贝没受伤。其他人也许有,但都不顾上了。所有人连滚带爬向大门外逃去,生怕这种电影般的战斗波及到自己。

汪诗贝挤在最后面。出门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那点青光紫电从双剑之间升起,如流星般向林晨玉轰击过去!

契合度MAX,百分之百!

林晨玉在心中默

陡然,手中的飞刀消失了。化作一团光,和林晨玉融为一体。朦胧的光芒中,一对宽大的,银白色的翅膀从林晨玉背后展开,璀璨如天使的羽翼!

每一片羽毛,都是一柄亮如弯月的飞刀!

刀锋组成的双翼缓缓扇动,林晨玉悬浮在半空。他如神祇一般居高临下,盯着那对兄弟,以及近在咫尺的青光紫电。

伸手一点。

无穷的银光绽放,如银河泻落,淹没了眼前的一切——

猛烈的爆炸升腾而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