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游戏 · 漫画小说

入骨相思知不知

入骨相思知不知

  • 入骨相思知不知

《入骨相思知不知》

作者:玲珑

主角:莫烟 厉景煜

简介

莫烟以为,她跟顾奕辰的婚姻能够维持很久,久到他可以爱上她,却从未想过,一次猝不及防的家族危机,瞬间让他们岌岌可危的婚姻分崩离析。
  那一日,他旧爱归来,一场毫无疑问的抉择,压垮了她最后的坚持。
  离婚就离婚,谁还不是小公举了,结果离婚后,却被另一人捧成了真正的公主。
  厉先生送她花。
  莫烟说:无事献顾勤非奸即盗。
  厉先生一本正经道:那你什么时候给我奸一下?
  莫烟……

第五章节阅读

莫烟心里一咯噔,手指像是触电一样,条件反射的抓紧手机,喉咙里像是梗着一条鱼刺,半天说不出话来。

然而庞佳一的话并没有说完,她停顿了几秒,继续道,“顾奕辰跟她在一起。”

“啪——”

手机从手中滑落,庞佳一在那边高声说了句什么,莫烟没听清。

她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来了,她最怕的还是来了……

“烟儿,你没事吧?”

莫烟脸色惨白如纸,莫珩不禁有些担心。

莫烟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发颤。

“爸,我先出去一趟。”

说完也不管莫珩什么反应,推门就跑了。

————

“师傅,南山医院。”

莫烟的手一直在抖,好几次都拿不稳手机,三年前,她就有这个准备,但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她头脑一片空白。

裴嫣然,顾奕辰的真爱。

三年前,她利用莫家的权势,将那个可怜的女人赶出国,自此,顾奕辰恨她入骨,这场病态的婚姻,就是顾奕辰给她的报复。

她不怕报复,她怕的是有一天,她连守在他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

她斗得过他身边所有的女人,因为她知道他不爱她们,但她唯独斗不过裴嫣然,这个女人,即便三年从未出现,却一直活在她的生活里,三年岌岌可危的婚姻,终于在得知裴嫣然回来的消息时,压垮了她最后的理智。

“砰——”

骨科诊室的门被弹开,庞佳一手一颤,力道使偏了,男人微微蹙了蹙眉。

“抱歉,稍等我一下。”

她略带歉意的说了句,摘掉手套,将站在门口的人拉进来,“你跑这儿干嘛?”

莫烟的手很冷,她出来的时候连大衣都没有穿,毛衣勾勒出她单薄的身体,发丝上还有未化的雪花,就像寒风中一树白梅,惹人怜爱。

她没有回答庞佳一的话,固执道,“奕辰在哪儿?”

“走了。”

庞佳一拍掉她身上的雪花,将一条围巾裹在她肩膀上。

“你怎么不拦住他!”

莫烟的情绪很激动,“你是我闺蜜,你就这么看着我丈夫出轨?”

“啪——”

庞佳一给了她一巴掌,胸口剧烈起伏着,半响才道,“冷静了吗?”

莫烟偏着头,发丝遮掩在脸上,看不见情绪,一滴水珠从她发间落下,砸到庞佳一手背上,滚烫滚烫。

“莫烟,我从来不看好你跟顾奕辰,那个男人的眼是瞎的,你跟他在一起三年,难道还不清楚吗?”

庞佳一语气急躁,这会儿也顾不得诊室还有外人。

“我不帮你拦着,是让你自己看清楚,这个男人心底到底有没有你,你才二十五岁,真的想将自己锁死在这场婚姻里吗?”

眼泪一滴滴滑落,莫烟抬头望着庞佳一,声音沙哑道,“太晚了,已经锁死了。”

“你真是——”

庞佳一恨铁不成钢,刚想教训两句,突然看见她额角的青紫,脸色骤然一变。

“他打你了?”

莫烟抹掉眼泪,自嘲的笑了笑,“他要是真动手打我,至少还有那么点在乎——”

理智回归,莫烟瞥见诊床上的男子,堪堪止住话头,低声道,“你工作吧,我先走了。”

“去找顾奕辰质问?”

“不会,”莫烟脚步顿了顿,“奕辰不想我知道,那我就不知道,我等他回家。”

庞佳一望着她的背影,半天才回过神,扭头看见座上的男子,不免有些尴尬,她笑了笑说,“厉先生,让您见笑了。

男子神色淡然,似乎对刚刚的事并不介意,他略微垂下眼睫,声音清冷,“继续吧。”

……

出了医院,就见一辆宾利停在路边,车窗里晃出一根手臂,时间掐得一分不差。

男子勾了勾唇角,迈步走去。

“二哥,你看这车怎么样,程俊那老小子挺有眼色,今儿早一听说你车被撞了,立马送了辆新的过来,我开着试了试,别说,挺舒坦的。”

驾座上的男子说着扭头道,“手怎么样?”

“没事。”

男子看了看手上的夹板,淡淡道,“得吊两个星期,毛团接回来吗?”

乔瑜津翻了白眼,“就知道宝贝你那猫儿子,早接回去了。”

说着翻开手背给他看,“亏我还担心托运这么久它难受,结果这小畜生一出来就挠了我一爪子。”

男子淡淡的扫了一眼,薄唇微启,“力道不足,毛团饿坏了吧。”

乔瑜津……

等车子上了正轨,乔瑜津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说,“对了二哥,刚刚罗律师来电-话,昨晚撒丫子逃逸的姑娘找到了,你猜是谁?”

后座的男子抽出一根香烟夹在指间,动作熟练而优雅,他留着成熟的大背头,双膝交叠靠在椅背上,刚才披在外面的长绒大衣被丢在一旁,单穿着一件驼色羊毛衫,他的左手被夹板吊在胸口,却不见丝毫狼狈,反而慵懒性感。

没有理会乔瑜津的话,他伸手摸了摸身上,眼皮抬了抬,淡声说,“火。”

一连串随性的动作,被他做出来,突然多了些不一样的韵味,独属于成熟男人的韵味。

乔瑜津将打火机扔给他,顺便将车窗开了条缝,继续八卦,“是莫家的女儿。”

厉景煜吐出一个烟圈,静静的坐在那里,没有接话,也没有别的表情。

“就是三个月前,儿子在拉斯维加斯赌城输了五个亿的莫家!我说怎么开得起奥迪A8的姑娘,还缺这点钱,是莫家的话,就不奇怪了。”

“看着点路。”

见乔瑜津说得手舞足蹈,厉景煜蹙眉提了一句。

乔瑜津立马规矩起来,嘴巴依旧不闲,“罗律师说,那姑娘认错态度很好,但是关于赔偿要当面跟你说,咱那车维修费下来也就十几二十几万吧,莫家都已经穷成这样了?难怪就连她丈夫顾家那边都不敢管这档子事儿,看来这水深得很啊。”

厉景煜垂下眼帘,将烟头掐灭,低声道,“超市边上停下。”

“干嘛?”

“给毛团捎点鱼干儿。”

点击收起
取消
下载此应用的人还喜欢
应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