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游戏 · 漫画小说

缘来你是我的劫

缘来你是我的劫

  • 缘来你是我的劫

《缘来你是我的劫》

作者:琚丝桐

主角:明慧雯

简介

被上司骚扰,遭老公背叛,遇母亲病逝……在她生命中最低谷的时候,他象一缕阳光照进了她的现实。然而,当两人的感情历经曲折渐行渐近时,她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第二十章节阅读

在林医生为母亲消除腹水和黄疸的时候,明慧雯回到蔡老板的服装公司。

“你母亲好点了吗?”蔡老板看起来心情大好,对走进来的明慧雯笑脸相迎。

“不是很好。我准备过一阵再陪她去做介入治疗。这可能是最后的办法了。”明慧雯紧咬着嘴唇说。

“哦。”看到明慧雯表情沉闷,蔡老板也收敛了笑容。稍停片刻,他对明慧雯说:“这里有一批冬装,要去提前签订合同,我这里正好约了一个大客户,现在走不开,想让你去一趟广州。你看怎么样?”

“去广州?几天啊?”

“大约就是一两天。看货后跟我联系下,再把运输的事情办妥。”

“好吧。”

“这次订货在广东省东莞市虎门镇。你去找一个刘老板。我事先跟他约好了。”

“哦。”没想到去一个陌生地方。

看明慧雯迟疑的表情,蔡老板说:“你先坐飞机到广州,到云姐那里去一下。然后再去虎门好了。”

“那两天回不来了吧?”

“嗯,也许多呆一天。”

明慧雯跟母亲告别后,登上了去广州的飞机。

这是自己第一次单独订货,蔡老板可能是要考察一下自己。明慧雯看着舷窗外面的朵朵白云想。自己一定要圆满完成任务。

她已经差不多一个月没回婆家看儿子了。她很想念儿子,好几次做梦都看见了他。只是她实在不知道怎样面对那个无情无义的婆婆。

一个星期前,丁欣伟给她来过一次电话。他说:“小雯,我知道你在生我母亲的气。事后我们全家反思过。我妈可能做得有些过了。希望你看在儿子的面上,看在我们夫妻情分上,还是回家来吧。欢欢很想你。”

哼,这家人也有觉得理亏的时候。明慧雯想到儿子毕竟是他们在抚养,为自己减轻了不少负担。

明慧雯回复丁欣伟说:“我也很想念欢欢。只是最近很忙。你对欢欢说,妈妈忙过这阵子就回家看他。我会给他买很多玩具。替我亲亲儿子。”

广州到了。明慧雯打车来到十三行找到了云姐。

蔡老板给云姐带了几斤上好的本省茶叶——天方公司的名茶“雾里青”。据说价格不菲。

“谢谢蔡老板啊。”看到青花瓷罐包装的精美茶叶,云姐一边吸着烟一边笑哈哈地说。

“我知道您跟蔡老板交情不一般。他很珍惜你们的关系呢。”明慧雯顺水推舟地说。

“那是。”云姐自信地说。接着她又对明慧雯道:“蔡老板对你也很器重吧?我看得出来。”

“我是新手,今后还请云姐多多关照。”在这行做就得学会嘴巴抹上蜜。明慧雯深知这一点。

离开云姐,她乘坐长途公交来到东莞虎门镇。

按照蔡老板给的地址,她很快找到了公司虎门镇大莹东方国际的正后面,葳蕤写字楼。

这里的批发商是一位年轻姑娘,看上去跟明慧雯差不多年纪。

“是云姐介绍来的吧。我姓沈,沈阳的沈,沈红,刘老板的下属。他临时出国去了。你看看货吧。这是今年流行的韩版风衣,外套,披肩,针织毛衣,还有呢子大衣什么的。”

这位自称沈红的姑娘,身材消瘦颧骨很高。但她似乎很注重打扮,浓妆艳抹的脸,加上糖果色的艳黄衬衫粉蓝短裙,整个一十八岁小女生装扮,很有些让明慧雯的眼睛不舒服。

她提供的货倒是不错。

凭着明慧雯标准白领的眼光,这些冬衣在路城,不,在省内绝对有市场。

“嗯,这个还行。这一件也不错。”明慧雯仔细检查欣赏着衣服样品。

“是好货就多多订购啦。要不是云姐介绍来的,我还不想出手呢。这几天找上门的客户多了去了。”沈红一边低头欣赏着自己涂成深紫色的指甲,一边晃着身子得意地说。

因为距离很近,明慧雯看到她同样深紫色的厚重眼影下,一副夸张的假睫毛扎杀着,让她想起小时候最喜欢的洋娃娃。

为慎重起见,明慧雯把自己认为笃定流行好卖的几款服装又仔细拍了各种照片,用随身携带的电脑本发过去,让蔡老板审核拍板。

“你的眼光不错。到底是大学生白领出身。按照我下面给你的资料签订购买合同吧。注意写清楚发货时间,其他条文也要一一看仔细了。”蔡老板满意地回话。

由于顺利完成了订货任务,明慧雯心情也不错。她去逛了广州,给母亲和儿子以及小燕各买了礼物。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醒了。因为航班是十点钟的,她也学广东人的样子,优哉游哉地到饭店吃了早茶。早茶内容很丰富,绝不像路城这边随便一只烧饼油条或者饭团糍糕就打发了。但她只吃了一两样就饱了,眼大胃小啊。很多小点心只能寄希望于下次了。反正自己迟早还要来的。

正喝着皮蛋瘦肉粥时,包里的手机响了。向力的电话。

“你这家伙跑哪去了?怎么又不接电话?”向力的口气总像爱管孩子的老爹老妈。

“看你说的,好像我不务正业到处乱跑?我给蔡老板当差,在广州进货呢。有嘛事?”明慧雯被她弄得也变成咄咄逼人。

“你一有事就找我,就不兴我找你说说私事?”向力依旧盛气凌人,尽管她是找人诉说的。

“你尽管说。本人洗耳拱听。”明慧雯只好休战求和。跟这个嘴不饶人的向力逗,自己可不是对手。

“我终于捉住那个出轨男的把柄了!”听向力说话的口气,似乎大功告成了。

“什么出轨男?你说孟凡臣啊?”明慧雯想起了他那出轨老公。

“嗯。他看我鞭长莫及,也太放肆了。竟跟好几个女人来往。什么按摩小姐,女大学生,公司同事……简直就是烂人一个!我再也不要他了!”向力在电话那头大声说。

“哦。你怎么拿到他的证据啊?”

“我自有办法。见面跟你详细说。”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让他赔偿我,尽可能多的赔偿!”向力的口气更加强硬。

“如果他不肯呢?很多男人舍不得财产,采取拖的态度。也有男人根本不愿离婚,就是想跟尽可能多的女人瞎混。”这种情况,明慧雯在媒体上见得多了。

“我自有办法。”向力胸有成竹地说。

“见面好好聊聊。如果能帮你,我会全力以赴。”明慧雯说。

现如今女人在婚姻关系中还是明显的弱者,吃亏受累往往都是女人。可是,向力的性格绝不是被男人摆布的黄脸婆,她不会哭哭啼啼祥林嫂般逢人就诉苦。坐在返回路城的波音飞机上,明慧雯一直在猜想,向力会采取什么手段对付出轨男人。

虽已是秋天,正午的阳光依然强烈灼人。下了飞机的明慧雯步入机场出口,一眼就看见了蔡老板的司机兼保镖刘振。

“小刘,在接人啊?”明慧雯招呼道。

“就是接你啊。”刘振笑着说。

“接我?”明慧雯有点不相信地问。自己一人回来,又不带客人和行李,干嘛要人接啊?

“蔡老板说你做生意眼光好,办事利索可靠,在公司里大大表扬了你一番呢。”刘振说。

“真的?我没做什么呀,不过就是按蔡老板的吩咐签了订单嘛。”

“蔡老板说你挑选的衣服式样和材质都好,一定会大卖的。”刘振继续说着。两人走出大厅,来到蔡老板的黑色宝马车旁。

“这车价格不菲吧?”明慧雯随口问道。

“这是简装版的奥迪,也就30万出头。”刘振回答。他是复原兵,在部队开过汽车的。

简装版宝马载着明慧雯,走过艳阳高照的街道,在市内一家高档饭店门口停下来。

“怎么开到这里?”明慧雯又是一脸问号。

“蔡老板的朋友乔先生今天过生日请客。蔡老板吩咐把你接到这里来一同吃饭。”刘振回答。

“乔先生?”该不会就是那个“春风化雨”吧?姓乔的人不会太多。

“乔晖也是个能人呐。”刘振停了车,一边走过来为明慧雯打开车门。

果然是他。

“哦。他跟蔡老板关系很好吗?”明慧雯随口问道。

“当然,他们是战友。在部队里结下了很深的友谊。”刘振锁好车,带着明慧雯走向酒店。

这时的明慧雯全然没想到,这个乔先生会跟她未来的生活有什么关系。此刻在她看来,乔晖仅仅是她生命里遇到的好心人之一,老天爷看她太可怜了,派人来帮她一把。

明慧雯有点紧张又有点好奇,跟着刘振走向那家装潢气派的高楼。

点击收起
取消
下载此应用的人还喜欢
应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