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游戏 · 漫画小说

情人规则

情人规则

  • 情人规则

《下班抓紧谈恋爱》

作者:刘建军

主角:苏毓敏

简介

 本书讲述了:省城清源历来是个是非之地,短短五年已两易市长。新任代理市长温恺刚踏上这块曾留下过恩恩怨怨的土地,就卷入了湍急的政治漩涡……。 

第四十五章节阅读

“要到永安乡政府了,要不要停一下?”温恺驾车对身边的苏毓敏投来征询的目光。

“还是直接到柳条村吧。”她迟疑一下,又客气地说,“你看呢?”

温恺忍不住笑了,说:“难得你今天有这份雅兴,我听你的。”

三菱越野车掉头向一条并不宽敞的乡间小路驶去。路边两侧绿树成荫,远处无际的田野映天绿地,浓似泼墨。

毓敏打开电动车窗,将头探出去,任扑面而来的风吹打着她的脸颊和秀发。告别了那个插队的柳条村,告别了那个遥远的年代,一晃二十二年了。她居然从来没回过那块令她伤感的黑土地。

她记忆中的柳条村还凝固在枯井、石碾、泥路、油灯、和土炕的场景中。那里曾有过她的初恋,也曾有过不堪回首的往事。当年,她只因没有顺从村支书李玉民的淫威,便失去了民办教师的工作,成了最后一个离开这里的知青。她曾经发誓,永远也不再回到这个地方。但是今天她还是回来了,而且是她主动邀请温恺同她一道回来的。她电话里对温恺说,“你刚来时,让我陪你到插队的地方看看,我没有答应你。这次我将功补过,想同你一道回去看看,你不会拒绝我吧?

“可以呀,”温恺爽快地说,“不过,定在周日好吗?平时,我实在是抽不出空来。”

“悉听尊便。”她高兴地说,“我看你也早该出来散散心了。”

这些天来,苏毓敏一直关注着清源市政坛的风云变化。尤其是当她听到省里取消了温恺率团出访西欧的安排并打算重新考虑清源市长人选的消息后,真是心急如焚。她想温恺是无辜的。他不会以权谋私,更不会接受巨额贿赂。但是偏偏有那么一些人就靠算计他人过日子,连她这样的独身女人也不放过。她不否认自己有过迷茫,甚至还上过窦世祥的贼船。但是作为女人,她珍重和温恺有过的那段恋情。时值今日,她仍在深深地爱着他。可是她不愿意因此就去破坏一个美好的家庭,也不愿意因此去影响温恺的政治前途。她只能将这种爱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她一直认为真正的爱情是能给心爱的人以幸福,而不是用婚姻这个形式来衡量的。为此,她可以放弃一切,甚至为他去死。所以,从温恺到清源的那天起,她就在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尽量回避同他的接触。可即使这样,她还是成了编造温恺绯闻的主角。她一度感到非常痛苦,也非常绝望。她知道这些绯闻的主要制造者就是那个令她生厌的窦世祥。她想像得出促使他这样做的阴暗心理是什么。她为此曾与他有过一次激烈的争吵,甚至还摔了他办公室的茶杯。

“你难道就不感到这样做无耻之极吗?”她厉声质问他。

“无耻之极?”他冷冷一笑,说:“我印象中你已经不止一次这样骂我了。可我并不忌恨你。我恨的是温恺,只是他的出现,你才会这般疏远我的。我知道他也在忌恨我,否则他不会处处与我作对的。可他也别高兴得太早了,究竟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

“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温恺他从来就不像你那样玩弄权术。”

“那他就没有资格在政坛上混。他应该搞他的专业,当个电力工程师嘛。”窦世祥振振有词地说。

“哼,做梦去吧!如果说国家机关都由你这类人当政,那么中国就真的没有希望了。”她说完这句话,狠狠摔上门就走了。

也正是在那一刻起,她产生了离开省政府,也离开省城的念头。她在海南的一个女同学现在经营着一个庞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早就盼她过去做她的副总经理。可她迟迟下不了这个决心。现在,她仿佛恍然省悟过来,作为同济大学学建筑的大学生,步入政界也许是一个错误。

苏毓敏实在是无法忍受这个眼花缭乱的大舞台,每天都在上演的各种争名夺利的闹剧了。自己既然无力做一个女强人,就该做些可以做的事情。为了温恺,她也应该这样做。她不想在即将召开的清源市人代会上让温恺因为她而丢失选票。她的远走高飞将会让那些流言蜚语不攻自破。

于是,一切都在暗中进行着,直到接到海南方面的调令,她才决定邀温恺重回柳条村,以便把这件事告诉他。她清楚这是一个痛苦的诀择。尽管她极力表现出轻松的样子。可还是从心头掠过阵阵的愁惆和忧伤。梦的碎片飘落了,她也许从此就成了天涯沦落人。

“温恺,我听说省委把市政府班子成员的建议名单批回来了?你可是有惊无险呐。”她说,“我该祝贺你。”

“下个月才开人代会,你的祝贺可有点为时过早啊。”他笑着说,“不过借你吉言吧。”

“杨志鸿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倒把自己算计进去了,真是害人如害己呀。”她感慨地说。

“人生是个大舞台,那些钩心斗角在名利场上的人,终究还是要自食恶果的。”他也深有感触地说。

近段时间,他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来主持清源市政府工作的。流言蜚语铺天盖地而来,大有把他拉下马的势头。跳到前台的是被他免职的原人事局长陆啸。他四处奔走,上访告状,大肆造谣生事,态度十分恶劣。还有因涉及假种子案而对他心怀不满的市农业副局长姬安,永安乡党委书记王远龙以及一些个人利益没有得到满足,而对他耿耿于怀的小人,也都汇聚一起沆瀣一气,编造了他与毓敏的绯闻,污蔑他利用职权强行让人事局安排未来的女婿的工作,更为险恶的是他们在十五万元存单上大做文章,欲将他置于死地而后快。

一时间,省城里他成了名副其实的新闻人物。有一天,社会上居然传出他畏罪自杀的消息。结果那天晚上,他住所的电话就没断过。搞得他真有点哭笑不得。第二天,徐继春带着电视台的记者到他办公室,说是想搞一次国企改革的专题采访。温恺看透了他的心思,说:“小徐,你搞的是什么名堂?我看没有这个必要吧,让他们随心所欲去说好了。”

“温市长,这是市委沈书记的意见。”徐继春很认真地说。

“那好,我就再做一次‘明星’吧。”他诙谐地说。

他一向不愿在电视上抛头露面,今天方知道有时上电视也是政治的需要呢。记者采访后,他将小徐留下来,说:“有件事我要问问你,那天,蓝宇让人送请柬的事,我实在是记不清楚了。可我听艾华讲,那个叫林曼秋的送请柬时,你在场,你帮我想想,我当时把它放在哪儿啦,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呢?”

徐继春回忆说:“三个月前,林曼秋是送过一份请柬。大概是邀请您参加蓝岛花园小区竣工剪彩仪式。我当时确实在场。我记得您正在听取市外经委的汇报,再加上您本来就对参加这类活动不感兴趣,就随手将请柬扔到办公桌上了。”

“可我这几天把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那份请柬,真把人急死了。”温恺脸上有些焦虑。因为省纪委调查组在和他谈话时已明确表示:“如果这件事说不清楚的话,清源市长的人选就值得重新考虑了,尽管你也许是冤枉的。”

温恺当即坦诚地说:“我对名誉比市长看得更重要。我一定要配合组织上把这件事搞个水落石出。”

当天晚上,徐继春帮着温恺将办公室的里里外外又翻了一遍,依然没有头绪。

“温市长,您会不会把它当成废纸扔掉呢?”他问道。

“不会的。”温恺自信地说,“我对勤务员交待过,是凡署上我名字的信封和纸张都不要随意扔到垃圾筒里,由我亲自销毁。

“那就怪了。难道它会不翼而飞?”小徐自言自语地说。

蓦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那会不会是将那请柬夹带到报纸或者刊物中间了呢?”

“这倒是有可能,”温恺眼睛一亮,说:“你去找勤务员小黄到仓库翻翻我上个月清理出的报纸。这可是最后的一线希望了。”

徐继春答应着跑了出去。结果没过多一会儿,他便兴冲冲地跑回来,手里晃着那份未开启的请柬。

“温市长,找到了,找到了!”

“真的!”温恺眼里闪着晶莹的泪光。

他拆开请柬,见里边确有一张十五万元的存单,存期为一年。

“这可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徐继春兴奋地说。

温恺没有兴奋,只是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他将存单递给徐继春神色严峻地说:“小徐,你先放好,明天一早送到市纪委去。”

“哎,想什么呢,这么深沉?”苏毓敏侧过脸,瞅了一眼目不斜视把着方向盘的温恺说。

他淡淡一笑,说:“我在想如果那张存单还没有下落,我现在在干什么?”

“事情都过去了,还想那么多干嘛”她说,“到什么时候也是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毓敏,我由此又想到一个问题,蓝宇如此大胆行贿,绝非一天半天,可为什么就很少有人站出来揭露他呢?这恰恰说明腐败到了何种严重的地步。我们清源市是该清源了。”

“温恺,现在老百姓最痛恨的就是腐败的政府官员。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将会党无宁日,国无宁日。”

“我如果当选市长的话,一定要抓出个廉洁高效的政府来。”

“但愿如此。我先预祝你当选。”

“哎,你怎么今天尽跟我说拜年话,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温恺有些奇怪。

“是嘛?”她有些不自然地笑了。此时此刻让她想起了那句“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的唐诗。

她不知道,如何向温恺说出她的决定。无数个夜晚,她独自徘徊在精神的家园,默默地咀嚼着人生的苦果。她决意离开清源,是为了离开窦世祥,也是为了离开温恺,离开占据她心灵的情感漩涡。这些,他温恺知道吗?

温恺突然将车停了下来,将毓敏从深思中唤醒。

“毓敏,还记得这个地方吗?”他微笑着注视她。

她跳下车,捋了下给风吹乱了的黑发,凝视着眼前绿色的原野。

温恺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地方说:“那次我们去修河堤,遇上暴雨,就是在那里避的雨。你看那个机井房,可要比当年气派多了吧。”

毓敏心头一热,当年的情景宛若昨天又浮现在眼前。他俩曾手拉手在荒野上奔跑,密集的雨点像瓢泼般浇在他们的头上、脸上、和身上。……他们躲避在废弃机井房的屋檐下,经历了铭心刻骨的一刻:初恋中的初吻。那个感觉多么的好。

“二十多年了,我们都快老了,”她感慨地说,“可是事情还像昨天发生的一样。”

温恺说:“我上次回柳条村时,好多乡亲都在打听你呢。我跟他们说,你会回来看他们的。

苏毓敏说:“对柳条村,我一直有种矛盾的心理。在这里善良和丑恶都表现得淋漓尽致。我一想到李玉民就会感到恶心。“

“你说他呀,我听说他两年前就患了一种奇怪的病,半夜里常常炸惊,现在嘴邪眼歪瘫在了炕上。”

“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也是罪有应得了。”她解气地说。

两个人站在汽车旁聊了一会儿,温恺突然问:“你有什么话是不是可以讲出来了。”

她不禁一愣,说:“你怎么知道的呢?”

“我从你的眼神看出来的。”他直视她眼睛说,“我猜你已经做出了一项重大决定,而且与我有关。”

“你说得没有错。我想告诉你,我要走了,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什么地方啊,那么神秘?”温恺十分惊讶地望着她。

“海南。”

“哦,天涯海角。”他不自然地笑了笑,“这是你最后的决定吗?”

“是的。“她神情复杂地点点头,心里直想哭。

“看来我是不该到清源来呀。”他说,“害得你还得远走他乡。”

“没有的事,即使你不来清源,我迟早也是要走的。毕业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还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

温恺此时的心情就像打碎了一个五味瓶。这么多年,他一直将对毓敏的情感包裹起来,藏在心底。既然已经走过了青春的芳草地,面对着家庭和事业,他必须作出这样的选择。现在唯一令他不安的是毓敏仍然孑然一身。他总觉得这是自己的过错。他始终难以理解的就是当初毓敏提出分手的原因。几次欲问,都是话到嘴边又停了下来。

毓敏不说,自有她不说的道理。他不想触动那块已结痂的伤痕。

“换换环境也好,树挪死,人挪活嘛。”他苦楚地笑了笑。但他知道他笑得肯定很难看。

她的神情也很忧郁。离开了清源,难道就能解脱吗?不!她知道她已经背上了永久的精神十字架。

“温恺,清源的事情很复杂,你要小心。”

“我知道。”

“你尤其要小心那个窦世祥。我有个预感,蓝宇的出走,肯定与他有关。他最怕的就是蓝宇把他的老底露出出来。”

“我知道了。”他陷入了沉思。

“还有,我有许多对不起你的地方,请你原谅。”她眼里饱含泪水。

“不,这话应该由我说。”温恺也眼噙泪花。

“温恺!”她情不自禁地扑向他的怀中。

温恺在经历了最初的惊悸之后,也动情地拥抱了她。

毓敏埋在他的怀里,悄声哭了起来,生成了一种撕肝裂肺的痛楚。

温恺能感觉到她心的狂跳和身体的颤抖。

“最后亲亲我好吗?”她微闭双目,小声说。

温恺心头涌起一股热流,不禁想起了二十几年前他们在这里曾经有过的雨中之吻。那种初吻的温柔与羞涩,含蓄与诗情,至今仍让他为之心动。他俯下脸,慢慢地亲吻了她。

她能够体味出他的吻依然是那么热烈,那么投入。他的吻如绵绵春雨,滋润了她久旱的心田,所到之处,秧苗吐绿,绿叶出枝,让她无比陶醉,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融化。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般浪漫的心境了。可是,正当这时,温恺突然停了下来。他侧耳静听了一会,说:“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她还尚未从方才那种美好的感觉中走出来。她扬起脸,目光在他脸上停顿下来,眼里掠过一丝特别的光亮。她用很飘忽的声音说:“你听到什么了?”

“你再细听听,好像是结婚的锁呐声。”

“该不是你的幻觉吧。”毓敏深情地注视着他。

“不,我相信我的直觉,咱们上车。”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毓敏坐在车里默不作声。她开始为刚才的冲动懊悔了。因为她怀疑温恺是有意用这话来分散她的注意力。毕竟他们已经走过了浪漫的岁月,面对现实也许是理智的。

“周萌,她还好吧。”她望着窗外,她像是对他说,又好像是自语。

“她昨晚来的电话,说下个月到清源来休假。”他不明白她为什么又冒出了这句话。

“我们可能见不到面了。到时,你代我向她问好。”她小声说。

“谢谢。”他很认真地说。

“看看,这回又轮到你说拜年话了。”她总算找到了调解气氛的机会。

两个人都笑了。

车行驶到柳条村边,温恺将电动窗落下来,密封很好的车里传进来喜庆的锁呐声。

“怎么样,我没听错吧。”他转过脸说。

“真好听。”她兴奋地说。

她将头探到窗外,见到一幅迎亲的场景:迎面开来的是一辆披红带花的红色夏利,后边跟的是十几辆四轮拖拉机。打头的拖拉机上坐着四五个锁呐手,其它车上坐满了送亲的年轻人。

温恺将车停靠在村头,笑着说:“咱们的眼福不浅啊。不知是谁家的孩子,是不是咱们还得随上一份礼啊。”

“我看可以。”她说着便同他从车上跳下来,感慨地说:“咱们下乡哪会儿,村里娶亲用的是一头毛驴,可没有这个派场啊。”

“是啊,明天还会更好的。”温恺若有所思地说。

那辆夏利轿车在离他们不远处停了下来,只见新郎拉着新娘从车里跑出来,大声喊:“温市长!”

后边车上还跳下来好些人都朝这边跑来。

温恺小声说:“咱们来的是时候吗?”

“是时候。”她大声说。

新郎走到温恺面前说:“您可能不认识我,可我认得你。我爷是喂马的老魏头,常和我奶提起你。半年前,我为那个假种子的事还开着拖拉机到市政府上访过呢。还去了市政府好几次都没人管,问题还是你来清源后才解决的。我们村里人都念你好呢。”

“噢,你是小栓柱吧。”温恺猛然想起了起来,眼睛不觉湿润了。他紧紧握住新郎的手说,“魏大爷那会儿可没少帮助过我,那年春节我没回北京,就是在你们家过的。你那时才刚满月,脸蛋红红的,没有几根头发,光会哭。不想,一晃都成家了。”

众人哄然大笑,笑得新郎都不好意思了,直躲闪新娘含笑脉脉的目光。

“温市长,我们请你去参加小魏的婚礼。”人群中有人说。

他大声说:“好哇,还有这位苏大姐,她也是在这儿下乡的,我们一同去。”

人群欢呼雀跃起来,锁呐声又一次响了起来。那喜庆而悦耳的旋律在柳条村的上空飘逸着流向远方……

2001年6月28日初稿

2001年11月22日第一次修改

2002年3月20日第二次修改

附记:

《情人规则》2002年5月由文化艺术出版社作为重点推荐图书出版,发行量逾万册,产生较大社会反响。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高洪波在谈到《情人规则》时说:“建军同志近年间著述勤奋,认真思考时代,体察生活与民情,操几副笔墨,尤以长篇小说见长,如近期之《情人规则》,针贬时弊,反腐倡廉,体现了一位青年作家兼负有一定责任的领导干部之胆识。”

点击收起

相关专题

情人小说合集为用户提供免费完本的情人小说阅读,最好看的情人小说推荐,情人小说排行榜。想看最新最全的情人小说欢迎来本站!

取消
下载此应用的人还喜欢
应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