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游戏 · 漫画小说

游戏王KM2

游戏王KM2

  • 游戏王KM2

《游戏王KM2》

作者:笔动逆天

主角:银河 噬神 雑音 初音

简介

在KM的故事结束十五六年后,邪神一族的阴影再次在世界上掀起了风波。

第五十九章节阅读

“可恶!”银河一拳粉碎了身边的一块墙壁“雑音!你这个家伙!”银河的双拳握紧的可以看见拳头上的青筋了“居然敢把初音小姐…唔…可恶!”横挥一拳,一栋房子应声而倒了。

“冷静一点!银河!”噬神在一旁喊道“就算是再怎么生气,雑音也不会把初音小姐还来的!”

“你叫我怎么冷静!”银河气愤的跺了跺脚“初音小姐被拐走了啊!是初音小姐啊!我们主人啊!”

噬神“现在你这样也没用,好好想想怎么把初音小姐夺回来吧!”

银河“但是去那里找啊!”

这时,双剑走了过来“我知道初音小姐在哪!”

噬神&银河“什么!?”

双剑“准确说,是有人知雑音在哪。”

此时,在雑音的宫殿里,初音正没精打采的坐在饭桌的椅子上,雑音确实是和说的一样,好好的照顾初音…看看桌子上,8道肉菜,8道蔬菜,6道凉菜,2个汤…合计一桌饭24个菜呢,这在中国可都是皇后的一餐膳食啊。桌子上也是铺着镶金的桌布与纯金的烛台,碟子和碗都是银做,初音拿着的筷子也是金做的。看看初音周围,左右边两边六对侍者,一对拿着毛巾,一对拿着红酒,一对拿着水,一对拿着调味料,一对拿着碟子和餐具,一对纯属站着。然后周围还有七十多个人作为保镖一样的身份在餐厅内走来走去的,其中还有不少的像恶魔将军,恶魔士兵着一类的精灵混在里面。初音筷子掉一下,这群人都要紧张十分钟。

“怎么了?我的初音小姐?”雑音走到初音的身边“为什么这么闷闷不乐的呢?料理不合胃口吗?”说话间,雑音盯了一样初音身后站着的一个厨师,这个厨师立刻就吓的浑身颤抖加冷汗直冒。

初音并没有说话。

雑音“怎么了?难道在我这里不开心吗?”

初音“确实是不开心。”

雑音微微的笑了一下“不要这么说嘛,比起与银河那群家伙在外面过那种需要吃着干粮和露宿的生活,在我这里,既有美味的食物,也有柔软的床。”雑音把脸靠近初音“而且这个宫殿里的人全部都是对你俯首称臣,难道不好吗?”

初音把脸歪向一边,没有回答。

“算了,要不了多久你就会喜欢上这种生活的,初音小姐。”雑音转身走了“请忘掉银河那些家伙吧。”

雑音离开餐厅走回王座市里“合建忍者!”

合建忍者“在!”

雑音“我要的城市现在怎么样了?”

合建忍者“已经把周围的村子,小镇以及城市的能干活的人全部抓去了!现在正在以全部建造!”

雑音“还不够…我需要更多的人来加快那个城市的建造速度!给我集(雑音)合军(雑音)队!我要去征服的更多的区域!”

合建忍者“是!”

回到银河这边,银河,噬神,双剑三人正在这个城市的临时市长那里,了解雑音的所在地。

“就是这里。”市长在地图上指了指“这就是KING所在宫殿的区域,初音大人一定也在这里。”

银河“是吗…”

不久后,银河三人离开了这个城市,开始往雑音所在的宫殿进发了。几天后,他们来到一个镇子,一进镇子,她们就立刻了解到这里也是个暴力统治的地方,因为一个恶魔的召唤正大笑着到处放落雷,地上还有许多被电焦了的居民尸体。但是银河她们可没打算管这个。

双剑看了一眼这个场景“真是个过分的家伙啊。”

噬神“别管他,我们现在是赶路要紧啊!”

是的,三人现在的打算就是快点找到初音,根本没空管这个镇子里发生的任何事情,三人正在小镇里穿梭着。这时银河偶然抬头看到一个旗帜后就站在原地不动了。

噬神“怎么了?银河?”

银河的眼睛望着旗帜开始充血了,那面旗帜上的纹章是南十字星“南十字星!”银河的手开始握紧了“这里也是雑音统治的地区吗!”

如果说北斗的象征是北斗七星的话,南斗的象征就是南斗十字星。

于此同时此时,一对插着南十字旗帜的军(雑音)队来到也来到了一个小镇,由于对面还有一个对立的组织,看来这个城镇还不在雑音的势力范围内,不过,马上就是了。

雑音下车往前走了几步后对对面的组织喊道“这个镇子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东西了,想活命的就放下武器投降,不然的话。”雑音微微的嘴角上翘“杀无赦!”

“你开什么玩笑啊!”一个[红色独眼巨人]走向雑音,看来他就是这个组织的头目了“你以为你可以打败我们!笑死人了!去死吧!”这个红色独眼巨人用自己巨大的角朝雑音插去,在插到雑音之前雑音就消失了。

“去那了?”红色独眼巨人四处张望着。

“这里啊,笨蛋。”不知道什么时候,雑音已经闪到红色独眼巨人背后了。

红色独眼巨人转身对着雑音“你还挺会躲的吗!但是下一次就干掉你!”说着又朝雑音冲去。

雑音“我记得你是冥王哈迪斯的仆人不是吗?”雑音说话间,红色独眼巨人的角就掉了下来,在红色独眼巨人惊讶的合不上的嘴的时候。雑音继续说道“你就回到冥界就找他好了。”红色独眼巨人的身体被呈x型切成了碎块。

对面的组织看着自己的头目就这样**掉了,全部是吓的浑身发抖,双脚瘫软。雑音这边的队伍立刻就一哄而上,与那个组织厮杀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雑音大笑着看着这场的厮杀。没多久,这场战斗就以雑音的军(雑音)队完全的压倒性胜利结束了。

雑音的队伍一进镇子,雑音就下令“把所有可以工作的人全部给我抓起来!还有小孩也全部抓起来!反抗者全部杀掉!”

雑音的手下可不敢怠慢,立刻就照着雑音的命令开始在整个镇子抓人了,老人与女人对自己亲人孩儿的呼喊声,以及小孩的哭声和雑音军的笑声便在整个镇子传播开来。掠夺,残杀,践踏,摧毁。没过多久,这个镇子就可谓是完全死了。

“KING大人,市民的捕捉已经完成了。”一个恶魔士兵单膝跪在雑音的脚旁说道。

雑音“很好,呵呵呵呵~~将他们分类好后运到改运的地方去。哈哈哈哈哈哈哈~~~”

雑音的宫殿里,初音坐在雑音的王座上看着外面的天空发呆。

“初音大人。”合建忍者单膝下跪的出现在初音身边“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们的军(雑音)团又占领了三个村庄和两个镇子,而且其中一个镇子还是由KING大人还亲自出动为您夺取的呢,您的领土面积又更加扩大了呢。”

“是吗。”初音回答的很冷淡。

合建忍者“请别这样,KING大人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您啊,希望您能够高兴一点。”

初音“我可没要求她做这些。”

“唔…”虽然初音没看到,但是合建忍者的脸沉了下来,然后就消失了。

回到银河这边,那个恶魔的召唤正大笑着看着四周逃跑的居民“怎么了!不快点跑的话可是会被我烤焦的哦!”说着就有一道雷电劈下来,将一个居民电成了焦炭。

接着,一个正在逃跑的居民跌掉在地。恶魔的召唤看了看他,并没有马上用雷劈他,而是叫自己身边的一个恶党“喂,去拉他起来,不会跑动的猎物杀起来可没意思。”

“是。”一个恶党走过去拉起那个居民“怎么了?你不快跑吗?呵呵~不快跑的话可是要被恶魔的召唤大人电焦的哦!快点!快点!”

这时,一根手指从他的左脑插入,恶党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了…”

“你已经死了。”手指拔了出来。

“你说什么!”那个恶党刚刚再起身来,脑袋就开始弯曲,炸!

“哦!”恶魔的召唤看到这个场景“这种杀人手法,你是…”顺着恶魔的召唤的视线看去。银河正站在那个恶党的尸体旁,噬神和双剑也站在银河的身后。

恶魔的召唤对银河喊道“你就是那个杀掉我同伴的家伙吗?!”恶魔的召唤的手上开始聚集雷电“我现在就为他们报仇!”朝银河一道雷光束打过去。

噬神冲到银河面前,用神机一刀将那个那道雷电打了回去,击中了恶魔的召唤身边的一个恶党,瞬间就将其电成了焦炭。

“是的。”银河轻轻推开噬神走到恶魔的召唤身边“而且你也会有相同的命运!”银河的手上出现了决斗盘“你就回到地狱去吧。”

“哈哈哈~你想要用决斗来向我挑战吗?我接受了!”恶魔的召唤的手上也出现了决斗盘。

决斗!

恶魔的召唤“我先攻!抽牌,我召唤怪兽成手背表示,回合结束。”(场一后无手五)

银河“我的回合,抽牌,我召唤[初音未来·忍者]攻击表示!(LV4,地属性ATK1800/DEF120),战斗,用忍者攻击守备表示的怪兽!”

忍者接到攻击命令后一跃而起,从身上掏出三把苦无,朝恶魔召唤场上的怪兽丢去,这时,恶魔的召唤的怪兽也显出的面貌,是[金字塔龟],噗插~一把中眼睛,一把中额头,一把中脖子,这个准那……金字塔龟直接就趴在地上了。

恶魔的召唤“嘿嘿,发动[金字塔龟]的特殊效果!这张卡被战斗破坏送去墓地时,可以从自己卡组把1只守备力2000以下的不死族怪兽在自己场上特殊召唤!”

银河(这种情况下,一般召唤的应该是另外一只金字塔龟或者吸血鬼统领吧)

但是一切并没有像银河所想的那样展开,恶魔的召唤选择的卡片是“我特殊召唤[僵尸带菌者]!”

于是,金字塔龟背上的金字塔中的一层突然被推了出来,从里面走出来的就是僵尸带菌者了,他拖着自己拿恶心的身体,一步步的往场地走来,身上还不断流下那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说实话这个真的很煞风景啊……试着想想如果走出来的是吸血鬼统领的话多帅啊。

银河(调整怪兽?)“盖上一张盖牌,回合结束”(场一后一手四)

恶魔的召唤“我的回合!抽牌!我召唤[白骨粉碎者],然后,等级2的僵尸带菌者加上等级4的白骨粉碎者同调!沉睡于地狱深处的冥王啊,现在就从长久的沉睡中醒来,用死亡的气息笼罩整个世界吧!同调召唤[复苏的魔王哈·迪斯]!”

假奥笔语:同调语和超量语太难想就是为什么长期对方不出现同调和超量的原因。

哈迪斯出现在了恶魔的召唤的场上,一声的怒吼仿佛再向世界宣告自己的复活,全身都发出了紫黑色的气息,那种气息所过之处,连草和花都立马枯萎了,气息开始往银河她们那里飘去,然后包围了银河她们,之后,银河一行人,全部开始捂着鼻子。为什么?你不带防毒面具去闻闻腐烂尸体的味道看你想不想吐…何况是那种不知道腐烂了多少年的尸体,连花和草都直接枯萎了,味道自己想一想吧。

恶魔的召唤“战斗!去吧冥王哈迪斯攻击初音未来·忍者!”

哈迪斯张开嘴朝忍者吐去一团绿色的液体,忍者果断闪!液体朝银河飞去,银河果断也闪,液体继续炒双剑士和噬神者飞去,两人跑!噗插~液体撞到了一面楼房的墙上,之后众人看见的就是石壁开始冒烟然后开始腐坏。

银河一行人“腐烂了!?”

银河LP:4000~3350

恶魔的召唤“咦?为什么你的怪兽没有被破坏?”

银河回过头看向恶魔的召唤“这个啊,因为我已经发动了陷阱卡,[奇迹逃生],这张卡的效果让忍者免于这次的破坏,虽然准确说是让被破坏的银河再次复活。”

恶魔的召唤“是吗?盖上两张盖牌,回合结束。”(场一后无手三)

银河“我的回合!抽牌,我召唤[初音未来·礼服],然后LV4礼服,加上LV4忍者同调(LV3+LV4=lv7)噬神!(LV8,机械族,光属性,ATK2800/DEF2100)。”

噬神“为什么是我啊!那种恶心的东西。”噬神者看了一眼哈迪斯,立刻捂着嘴巴,感觉想吐。

银河“待伙你就知道了。”

虽然不情愿,但是噬神还是走上了决斗场,接着又与银河下达的攻击指示,噬神者只要拿着神机朝哈迪斯冲去“将这家伙一刀两段就可以了吧。”

哈迪斯看见噬神者朝自己冲来,果断突出液体攻击,噬神者看见后一惊,迅速闪躲,而且不知道为啥,这次噬神者闪的比以往都要干净利落的,哈迪斯的攻击想擦到噬神的边都难。

噬神冲刺到了哈迪斯面前“得手了!”弯下身子,朝哈迪斯的肚子一神机砍过去,本以为这一下这一下可以斩断哈迪斯的“咦?”哈迪斯两手抓住了噬神的神机,没有让神机劈到自己。

噬神“怎么回事?”

恶魔的召唤“打开盖卡片[能量吸收]选择自己场上1只以表侧表示存在的怪兽。此怪兽的攻击力·守备力上升对方手卡数量×200点的数值直到结束阶段为止。我选择的卡片的哈迪斯,你的手牌是4张,所以哈迪斯的攻击力上升800变为3250!”

哈迪斯:2450~3250

银河“这样啊。”LP:3350~2900“但是…”

噬神者的神机突然张开,那张黑色的大嘴伸出来,张开嘴朝着因为双手抓着神机而毫无防备的哈迪斯,咔嚓!

银河“噬神者拥有攻击对方怪兽时,将对方怪兽怪兽在伤害结束阶段时就破坏的效果,并且,用这个效果破坏了对方怪兽的场合,我抽一张牌。”(手五)

恶魔的召唤“你这家伙…读出了我的盖牌,所以才使用噬神者的吗…”看到自己虽然提升了哈迪斯的攻击力,但是在噬神者的效果依旧战败的局面,恶魔的召唤不由得对银河的战术感到吃惊。但是…

银河“不是的哦。我会派出噬神是……”

嚼嚼嚼~神机正在咀嚼着哈迪斯的尸体,然后缩了回去。

银河“只是因为噬神者的神机不挑食而已。”

这句活一出,全场倒,不知道哈迪斯知道自己居然是因为这种原因战败的会不会从气的神机肚子里钻出来。

噬神的神机突然又张了开来,黑色的大嘴从里面一跃而出,然后就开始“呕~~”那张嘴将刚刚吃进去的哈迪斯全部吐出来了,然后就在此立刻缩了回去。

银河“好吧,神机是挑食的…回合结束。”

不知道连神机都不吃的东西到底是多难吃……

恶魔的召唤“我的回合!抽牌!我发动[强欲之壶]抽两张牌!然后发动[融合],将手牌中的「美杜莎的亡灵」和「龙僵尸」融合,融合召唤[金色的魔象],接着发动[天使的施舍],抽三张,丢掉两张,接着打开盖卡片[堕天使的施舍]这个回合,我因为卡片的效果舍弃的手牌全部返回手牌,我将之前因为天使的施舍送入墓地的卡加入手牌,接着是[融合解除]将[金色的魔象]的融合解除!”

恶魔的召唤“这样准备就OK了,我从手牌中特殊召唤[火车]!”

听到火车这个词的时候银河吓了一跳“什么!居然是[火车]!”

恶魔的召唤的场上突然升起一股猛烈燃烧的火焰,接着,众人听到了火焰中传出的车声,普的一声,一辆两轮燃烧着熊熊火焰的马车从中越出,并且其车跑动时产生的飓风,将场上的[美杜莎的亡灵」和「龙僵尸」都卷入了车厢内。

恶魔的召唤“火车这张卡是不能通常召唤的。自己场上不死族怪兽有表侧表示2只以上存在的场合才能特殊召唤。并且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时,,场上存在的这张卡以外的怪兽全部回到卡组。这张卡的攻击力变成这个效果回到卡组的不死族怪兽数量×1000的数值!回到卡组的不死族怪兽有两只,所以火车的攻击力是2000!战斗!火车直接攻击!”

火车的车轮开始飞快转动起来,朝噬神者猛的冲去,噬神者表示的是“我闪。”噬神者只是稍微的一侧身子,火车就没能撞到她了,并且火车由于速度问题无法转弯所以只有笔直的朝银河冲去了,如果银河也闪开的话,这辆火车就只要去和墙壁亲密接触了。

噬神者对着银河大喊“银河!快点闪开,这个家伙是没有办法转弯的,要躲开很容易的。”

“哼~”银河嘴角往上一翘,在火车冲过来的时候,银河一没躲二没闪,啪~~火车撞上了银河,不,并没有撞上,银河的双手正推着火车前头的那个骷髅头,一开始火车的轮子还在加速,但是依旧没能推动银河,没多久,火车的轮子就停下了滚动,银河靠自身的蛮力就停下了火车。

银河LP:2000~~900

恶魔的召唤“不可能吧……算了,有消减生命值就好了…盖上一张盖牌,回合结束…银河“我的回合!抽牌!”银河改成用脚踢着火车,然后用手抽牌,我召唤[初音未来·基本款式]攻击表示,然后根据基本款式的效果,我可以从手牌中特殊召唤一张等级4以下的名之中有音的怪兽,我从手牌中特殊召唤[初音未来·日常服]攻击表示!然后…”

银河将火车举了起来,朝着旁边一扔,轰~火车直接被砸进了地面里。

恶魔的召唤LP:4000~~3300

银河“我同调召唤我自己上场,盖上两张盖牌,回合结束。”

恶魔的召唤“我的回合!抽牌,我发动[终结之始]自己墓地暗属性怪兽有7只以上存在的场合才能发动。把自己墓地存在的5只暗属性怪兽从游戏中除外,从自己卡组抽3张卡。我把「美杜莎的亡灵」和「龙僵尸」[金色的魔象][火车][白骨粉碎者]移除!抽三张牌,接着,我发动[生者之书-禁断的咒术],复活我墓地中的冥王哈迪斯!然后打开盖卡片[死灵佐玛]攻击表示!接着通常召唤[痛苦的油漆工],发动痛苦的油漆工的效果!回合1次:可以选择自己场上存在的这张卡以外最多2只不死族怪兽;直到结束阶段时为止变成等级2。哈迪斯和死灵佐玛的等级变为2,之后,将LV2[痛苦的油漆工]加上变为LV2的[复苏的魔王哈·迪斯]以及[死灵佐玛]同调!”

恶魔的召唤立刻自己从上场地,朝银河冲去,一爪子突刺,直接被银河抓住“原来如此,原来你是[不死之魔王骸骨恶魔]啊,我还一直以为你是[恶魔的召唤]呢。”

骸骨恶魔“你现在才知道已经晚了!你就下地狱去见阎罗王吧!!”

“哈哈哈~~”银河微微的笑着“我可不管你是恶魔的召唤还是骸骨恶魔,要下地狱的人是你!”

银河架开骸骨恶魔的手,另一手出拳直接打在骸骨恶魔的鼻子上,骸骨恶魔被这一拳打退了几步,并且鼻子也开始流血了。

银河“怎么了?就只有这种程度吗?”

“可恶!”骸骨恶魔一声怒吼,一道雷电也从天劈了下来,“我发动魔法卡[破天荒之风]我的攻击力直到下个回合的上升1000!”

骸骨恶魔ATK:2500~~3500

骸骨恶魔举起双手准备朝银河发射雷电了,银河一个箭步跨到骸骨恶魔面前,双手抓住了骸骨恶魔的双手,阻止了骸骨恶魔的雷电发射,不单单是这样,银河将骸骨恶魔的手往下压,用自己的双腋夹住骸骨恶魔的手,手掌托住骸骨恶魔的手关节处,咔嚓~骸骨恶魔的手骨直接碎了。

“哇啊~~~~”骸骨恶魔的惨叫回荡在村子的上空中。

“哇哒!”银河一击斜踢将骸骨恶魔踢到在地,看看银河的场上,[歌姬粉碎踢]发动了。

现在的骸骨恶魔已经是场上无卡加上无手牌了,自然是到了银河的回合,之后便是…

骸骨恶魔刚刚站起来,银河的两根大拇指就从骸骨恶魔的脑袋两边插[为啥这个都要和谐?]入“北斗残悔拳!”

银河“这是汇集体内708个穴道的四维穴,我的两根手指放开后,你七秒后就会死!在这七秒钟,好好反省自己的罪孽吧!”

骸骨恶魔“怎么这样…等等…”

银河的手放开了,银河背向骸骨恶魔开始离开“你已经死了。”

7

骸骨恶魔跌坐在地上

6

骸骨恶魔站了起来

5

骸骨恶魔朝银河跑去“等等,救救我啊…

4”我…我还不想死啊!”

3

“不想死…”骸骨恶魔已经是吓的全身发抖了

2

豆子般的汗从骸骨恶魔的头上流下

1

“不想啊…”

0

“啊~~”骸骨恶魔的脸开始扭曲,啪~炸,随着骸骨恶魔的头部爆炸,骸骨恶魔的身体也开始爆炸,啪~骸骨恶魔的上半身完全的消失了。

此时,在一个平静的森林里,一个[昆虫女王]正在吐丝结网,正当她在精心编制丝网的时候

“喂,你的丝,给我一点吧。”

昆虫女王听到自己背后有人的声音,转身看到的是用轻侮的眼神看着她的雑音以及雑音的一堆部下。

雑音“昆虫女王,你和[幼虫宝宝]吐出来的丝有着享誉决斗精灵界梦幻之丝的称号,我正需要你们的丝呢,所以,给我吧!”

你觉得昆虫女王这种狂暴的昆虫可能乖乖的人雑音拿走自己的丝麻?当然是不可能,她看着雑音一声怒吼后边朝着雑音吐出女王的祝福

假奥笔语:我至今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是祝福

雑音一跃起来躲开了这个可怕的祝福,但是几个跟在雑音身边的恶魔士兵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这种超强腐蚀性的祝福液体泼到了他们身上,他们连身体代铠甲和骨头就开始融合了,甚至连惨叫都没来的急叫一声。

雑音着陆“切,本来还以为可以很好的拿到的说,算了。”

“保护KING大人!”两个恶魔将军疾步冲到雑音前面,掏出刀来,跳跃起来朝昆虫女王砍去,昆虫女王两只前脚一抬,朝着这两个恶魔将军一挥,尖锐的前脚立刻将这两个恶魔士兵劈开了。

这时,一个恶魔士兵驾驶着一台[TM-1火箭炮蜘蛛]出现了“打死你这只该死的蜘蛛!”恶魔士兵按钮一按,TM-1火箭炮蜘蛛立刻是导弹全发,无数的导弹飞向并集中了昆虫女王,巨大的火光和烟雾笼罩了昆虫女王。

“好的!成功了!”

“这样一来就可以安全的那丝了!”

雑音带来的那些恶党和士兵们全部开始欢舞雀跃着,但是等到烟雾一消散,昆虫女王依旧站在那里,这可让那些个刚才还很高兴的恶党立刻吓呆了。昆虫女王再次吐出女王的祝福,这次的目标是TM-1火箭炮蜘蛛,祝福泼到了TM-1火箭炮蜘蛛上,立刻将这两蜘蛛坦克融化的连渣都不剩了。

“怎么会…”

“这只虫子也太…”

“现在怎么办啊!”

那些恶党有开始躁动不安了。

“切。”雑音看了看手下“一个一个的都是些没用的垃圾。”然后看向女王“之前本来好好的交涉你不要的话,那么…”雑音开始向昆虫女王走去“你就消失吧。”

昆虫女王朝雑音抬起前脚刺去,

纷~一道光划过“呀~~”伴随着昆虫女王的惨叫,她的两只前脚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在空中掠过,摔在地上。

雑音“怎么了?身为女王的你只有这样吗?”

昆虫女王盯着雑音咬牙切齿的,再次朝雑音吐去女王的祝福,雑音再次跃起躲开,“为你的愚蠢忏悔吧。”在空中对着昆虫女王双手斜十字一挥。

接着,昆虫女王腹部处出现了两道交叉呈斜十字的伤痕。

啪嚓~~昆虫女王裂成了四半

雑音着陆“好了,给我去取丝。”

“哦~~哦!”

看见雑音杀死了昆虫女王后,那些恶党有开始欢呼雀跃起来“太厉害!”

“不愧是KING大人!”

又过了一会儿,雑音等人来到的一个[进化的蛹]面前。

雑音“就是这个吗?”雑音的手一动,后面的恶党们就开始忙活起来,为的就是把这个硕大的蛹的丝给取下来,所以就开始移动蛹,然后丢进一个专门为了煮这个蛹而坐的锅子里用开水里煮。

接着,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个事情也是跟着雑音来的手下们最怕发生的事情,那就是…

“天哪!孵化了!”

随着一个恶党的喊叫,其余恶党也都全部吓到了,是的,这个[进化的蛹]开始孵化了,蛹上已经开始开裂了,并且可以很仔细的听到飞蛾的叫声,[究极完全态大飞蛾]无疑是让在场除雑音以外的人都恐惧的对象,而这个恐惧,现在就要呈现在他们的面前,已经有不少的恶党瘫坐在地了。

蛹开始破裂了,一只绿色的飞蛾从中飞出,是的,绿色的…

恶党看着这只飞出来的飞蛾,大多都是松了一口气,这只是[大飞蛾],不是[究极完全态大飞蛾],这无疑人全场的都略松了一口气,但是…

大飞蛾翅膀上的眼状花纹立刻吹出剧烈的强大旋风,被这风吹过的地方都是一片狼藉,雑音的手下也是一样,不少恶党在被风笼罩的一瞬间就消亡殆尽,并且就连身为机械的[铁腕巨人]一类的怪兽也在那个强风之下灰飞烟灭了。是的,即使没有变为完全体,但是[大飞蛾]依旧无疑是昆虫族中的最佳怪兽,巨大的翅膀吹出的强风,在一瞬军就能吧驰骋于地面上的怪兽给消灭掉。

在那翅膀的吹袭的强风中,树木,精灵以及机械的残骸都在风中卷动着,时不时都可以听到恶党们的惨叫声,在这之中,唯一一个还站在原地未没飓风吹动的人,就是雑音。

雑音“真是的,还没变成完全体就刚出来闹事,是因为恐惧被烧死而提前钻出来了吧。”雑音跳跃起来,越过了[大飞蛾]吹出的强风,在和大飞蛾同等的高度的时候,手起手落。

雑音着陆,同时重摔在地上的还有大飞蛾。

铺咨~大飞蛾的一对翅膀掉落在地面上了,刚才那一下,雑音切掉了这个大飞蛾的翅膀,它已经无法再次飞翔和产生飓风了。

雑音“即使是你提前出来了也没用的,没有变成完全体的你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性。”雑音轻侮的对着倒在地上呻吟的大飞蛾说道“算了,就算你变成完全体对我来说也只是稍微麻烦一点而已,之前乖乖的呆在蛹里等死不是更好吗?”雑音朝前一击飞踢,直接将大飞蛾踢至空中,由于是飞踢所以雑音此时也身在空中“为你的愚蠢忏悔吧!”雑音在空中翻了一个跟斗,在翻得同时朝前由下往上踢出一个十字型的紫色冲击,这一击冲击朝前急速冲去,直接将雑音面前的大飞蛾切为了四块。

雑音“南斗天翔群星脚!”

于是,在昆虫族中享有女王称号的[昆虫女王]于号称最佳怪兽的[大飞蛾],再极短的时间了,双双死在了雑音的手下,虽然昆虫族中不止一只[昆虫女王]和[大飞蛾]就是了。

过了几天后,在雑音的宫殿中,初音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一脸烦躁的表情,似乎对目前的生活很不满。

“初音小姐。”雑音来到了初音身后“请看。”雑音的手上捧着一件洁白的礼服,起雪白的颜色看上去就如同真的雪一样,看上去就如同仙女的羽衣一般柔顺,不,这件礼服确实有这种柔顺度。

雑音“这是用享誉精灵界梦幻之丝称号的[昆虫女王]和[幼虫宝宝]的丝编织成的礼服,能够收集到这些丝的人只有我,而配穿上这名贵礼服的人,初音小姐,只有你而已!”

这件礼服,正是有号称梦幻之丝的[昆虫女王]和[幼虫宝宝]的编织成德丝绸制成的服装,不管是抗拉力,柔顺度,还是美丽度,在精灵界中服装界中都是绝对的第一。加上[昆虫女王]以及[大飞蛾]的凶残,使得这件本来就如同珍宝的礼服变成更加稀有。但是…

初音只是瞄了这件礼服一样,然后就转头继续看窗外,丝毫没有对这件礼服产生兴趣。

初音“没兴趣。”

雑音听到初音的回答后愣住了“你不开心吗?初音小姐?”

初音“我并不就得这件礼服漂亮。”

“唔…”雑音的双手颤抖着,因为生气,噗插~这件梦幻般的礼服在雑音的手中如同纸片一样的变为两半,这件即使是[暗黑骑士盖亚]的旋风突杀都无法留下任何痕迹的礼服,在雑音的手中却显得如此不堪一拉“我明白了,我会准备其他东西的,下一次就送你一个你满意的礼物。”雑音转身离去了,又再次剩下初音一个人望着窗外。

初音(好无聊啊……)

点击收起
取消
下载此应用的人还喜欢
应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