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游戏 · 漫画小说

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

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

  • 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

《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

作者:花间雪

主角:慕容雪,欧阳少宸

小说简介:

一朝穿越,腹黑狡诈的她竟成身中寒毒的病弱千金,未婚夫唯利是图,将她贬为贱妾,她冷冷一笑,勇退婚,甩渣男,嫁世子,亮瞎了满朝文武的眼。 不过,世子,说好的只是合作算计人,你怎么假戏真做了?喂喂,别动手动脚的。 世子腹黑一笑...

第8章小说试读:

“我哪会什么武功,只是见多了侍卫们切磋,看会了几招花拳绣腿而已!”慕容雪随口敷衍着,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

异世重生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如果没发生在她身上,她绝不会相信,更别提只有十四岁的慕容烨了,如果她据实相告,说不定慕容烨会以为她中邪了,她还是隐藏这个秘密比较好。

“真的只是这样?”慕容烨眉头微皱,明显不相信她的话。

“当然,我骗你做什么。”眼看着慕容烨还准备继续追问,慕容雪急忙道:“时候不早了,我先带藏獒去洗澡,它现在全身脏兮兮的,肯定很不舒服。”

慕容烨听到藏獒两字,满心怀疑瞬间抛到了九霄云外,目光闪闪的看向藏獒:“妹妹你身体不好,就不要再劳心劳力了,给它洗澡这种粗活,交给我来做吧。”

慕容雪微笑:“我是让丫鬟们帮它清洗,又不亲自动手,哪会劳心劳力。”

慕容烨不赞同的摇摇头:“藏獒的毛都脏的看不出原来颜色了,身上肯定沾了很多泥,你院子里那些丫鬟们全都细胳膊细腿的,没多少力气,天黑前都未必能洗出它的本色,还是把藏獒交给我吧,我让小厮们帮它洗干净了,再给你送过去。”

妹妹很宝贝藏獒,不肯出让,他就和藏獒打好关系,趁妹妹不注意,悄悄牵出去这么一两回,也能给自己长不少面子。

“那好吧!”慕容雪‘勉为其难’的点点头,‘依依不舍’得将藏獒交到了慕容烨手里,细细叮嘱:“它的毛都打结了,让小厮们清洗的时候小心一点儿,别扯疼了它……”

“知道,知道!”慕容烨连连点着头,脚步轻快的牵着藏獒向前走:藏獒是难得一见的厉害狗,也是他未来的小财神,他自然会吩咐下人小心伺候。

走出几步后,他突然顿下了脚步,转身看向慕容雪,在她疑惑不解的目光中忐忑的开口:“妹妹,我没问你的意思,就自作主张把你和夜逸尘的婚事退了,你不会怪我吧?”

最近一年,他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和妹妹见面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可他却清楚知道,妹妹是非常喜欢夜逸尘的。

“当然不会。”慕容雪轻轻笑笑,不以为然的道:“夜逸尘在洗尘宴上贬我为侧妃时,我就提出了退婚,皇上没有反对,还命人通知老靖王尽快来京,商讨退婚事宜……”

“真的?”慕容烨眼睛一亮:“你不喜欢夜逸尘了?”

慕容雪不屑轻哼:“那么渣的人,不值得我喜欢。”

“说的没错!”慕容烨赞同的点点头:“夜逸尘心里没你,眼里也看不到你,他不是你的良配,你主动提出退婚,与他断的干干净净,再正确不过了!”

“汪汪汪!”小藏獒见他们两个一直在旁若无人的交谈,忍不住叫了几声。

慕容烨看着它,心情愉悦的道:“等急了啊,走走走,小爷带你去洗澡!”

目送慕容烨消失在拐角,慕容雪沿着青石路缓缓前行,远远的,听到一阵银铃般的欢笑声,柳眉挑了挑,循声走向正院。

踏进院门,只见西厢房前站着一群丫鬟,嬷嬷,每人手里捧着一只精致檀木盒,盒子里放着蓝宝石发簪,红宝石耳环,碧玉手镯等等各式各样的精美首饰,每一件都价值不菲!

一名身穿粉色襦裙的少女,像蝴蝶一样在精美首饰之间飘来飘去,戴戴这个,戴戴那个,笑容璀璨的比花朵都娇艳。

慕容雪嘴角弯起一抹轻嘲,缓缓走了过去:“你们在干什么?”

清冷声音传入耳中,丫鬟,嬷嬷们转过身,漫不经心的行礼:“大小姐!”

粉衣女子宋清妍淡淡瞟了她一眼,不咸不淡的道:“表姐回来了,外祖母见我穿戴素淡,准备赏我几件首饰,让我自己来挑。”

她口中的外祖母并不是慕容雪的亲祖母,而是继祖母,出了慕容健,慕容柔两兄妹,原镇国侯慕容越是原配夫人所出。

宋清妍是武安侯府嫡长女,也是慕容柔唯一所出,深得镇国侯府老夫人喜爱,每次来镇国侯府,都穿戴的很素淡,回去时则是盛装打扮,全身戴满了精美首饰。

慕容雪心中冷笑,悠悠的道:“祖母赐你东西,你应该去祖母的库房里挑选才是,干嘛跑来这里拿我娘的嫁妆?”

宋清妍戴耳环的动作一顿,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她以前来侯府,都是在这里拿首饰的,也没见慕容雪多说什么,今天竟然毫不留情的质问她,发什么疯呢:“你娘是我舅母,赐我几件首饰,不过份吧。”

“我娘亲口说给你,那才叫赐,你没经过我娘同意,擅自跑来这里拿首饰,叫偷,叫抢。”

最后几字,慕容雪加重了语气,毫不留情的嘲讽气的宋清妍涨红了脸,恨恨的瞪着她:“你娘都死了十年了,我哪还能再和她说话,慕容雪,你适可而止,别太过份了?”

慕容雪面色微沉,冷声道:“我娘的嫁妆莫名其妙被人偷拿,我问一句也叫过份,那你这堂堂名门千金,私偷别人首饰,岂不是更过份?”

“我没偷东西。”宋清妍怒气冲冲:“我是拿着钥匙,打开了锁,光明正大的将首饰拿出来的。”

慕容雪嘴角弯起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她等的就是这句话:“掌管库房钥匙的是谁?”

“是老奴!”一名三十多岁的嬷嬷站了出来,头发梳的一丝不苟,面容白净,目光阴沉,一看便知是精明人。

“来人,将她拖下去,重打一百大板,发卖!”慕容雪厉声吩咐。

嬷嬷大惊,惊声高呼:“大小姐,老奴做错了什么?”慕容雪性子温和,从不对下人发脾气,今天怎么这么狠心,要痛打她,发卖她。

“我娘将钥匙交给你,是让你看守库房里的东西,不是将库房送给了你,你未经主人允许便私开库房是奴大欺主,难道不该发卖?”

原主心地善良,才致使一些趋炎附势的下人忘记了这座库房的真正主子是谁,她不介意帮她们想起来。

宋清妍一张小脸瞬间煞白,嬷嬷为她开了库房,才会被慕容雪打板子,发卖,慕容雪看似在教训嬷嬷,其实是在狠狠打她的脸。

杀鸡儆猴,指桑骂槐,她吃了暗亏,还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慕容雪的手段真是高明的让人恼恨。

嬷嬷求救的看向四周,却见丫鬟,嬷嬷们全都低垂着头,连大气也不敢出,唯恐惹怒慕容雪。

谁都不敢帮她,她只能自救了,嬷嬷银牙一咬,高声陈清:“禀大小姐,老奴是奉了老夫人之命,才会打开库房……”

点击收起
取消
下载此应用的人还喜欢
应用排行榜